分子蒸馏原理,科学仪器从业者有话说

对于大多数科研人员来说,高强度的工作已经是家常便饭。别说996,就连711(早11点到晚11点、每周工作7天)都很常见。早些年有科学家统计科研人员的工作时间,发现他们基本没有周末,也不分上下班,经常就是24小时待命。2016年,科学领域核心期刊《自然》杂志进行了一项面向12869名读者的调查,结果显示约40%的人一周工作超过60小时,甚至还有接近10%的人需要工作超过80小时。

 

  从事分析测试工作的朋友们则把工资低、加班多当成了这一行的常态。在相关论坛上不难看到,不少从业人员经常加班到晚上九点、十点甚至下半夜。有些单位会按照工时提供加班费,但金额往往难以令人满意。有网友吐槽,每小时加班费仅为7.5元,现在外面兼职也至少有10元以上。也有网友抱怨单位不给加班费,只提供一顿工作餐或者将加班时间算作调休。然而,加班容易调休难,即便领导批准调休,也会扣除全勤奖。更何况,工作忙碌起来连周末时间都得来上班,调休根本不会批。

 

  仪器仪表制造业的加班现象并没有程序员那么普遍,分子蒸馏原理一些技术岗的工资水平也很高。不过,笔在某企业点评网站调查了数十家仪器企业,发现部分公司也存在加班严重、出差偏多、待遇较差、氛围压抑等情况。然而,很少有企业能够提供足够的加班工资或者其他令人满意的待遇。值得一提的是,遍观各大仪器企业发布的招聘信息,“能适应出差”是最常见的一条要求。实际上,频繁出差是不少从业人员选择转行的理由之一。相比于996式的加班,“时刻在路上,有家不能回”也相当劝退。


尽管有些企业高管依然辩称996为一种“狼性”的企业文化,争相为其披上勤奋、奉献、拼搏的道德外衣,但是每况愈下的健康、无暇顾及的家庭、单调乏味的生活,分子蒸馏原理已经将一部分人慢慢推离996的世界。不少从业人员认为,加班在所难免,但是能不加班就尽量不加,毕竟没有多少加班费。况且,在实验室待久了对身体不好,加班付出的健康代价无法弥补。现在,他们当中有些人已经离职,转而选择工资较少但是不需要加班的清闲工作。逃离996,逃离北上广,甚至逃离原来的行业。

 

  更多人依然在岗位上日复一日地996着,不舍得放弃工作,也不愿意继续加班。他们努力发声,希望单位能够取消996工作制,或者至少能够给予足够的待遇。当然,也有少数人埋头主动加班,全情投入工作之中,不在乎有没有加班费或者调休。他们将加班视为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当成职场竞争的额外筹码。因此,通过动员所有人来抵制996工作制,并不可行。总会有人希望通过加班来获取领导的认可,力图在绩效考核当中更胜一筹。如此一来,即便不想加班的人,也不得不“被加班”,避免被裁员或者降薪。

 

  归根结底,能否改变996的局面,还要看领导者的意思。华科仪总经理边宝丽曾经提出,人就应该快乐的工作,从不希望员工周末加班,如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公司流程出现了问题或者公司没有好产品来支持自己的利润率。然而,拥有同样想法的领导者毕竟还在少数。更多企业依然将加班作为绩效考核、升职加薪的隐形指标,在办公室大肆鼓吹狼性文化、加班文化,甚至希望普通员工能够像股东一样关心公司,上下班都要24小时待命。


除非注明,发表在“分子蒸馏装置”的行业资讯『分子蒸馏原理,加快新品研发步伐』版权归分子蒸馏装置_admin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为“本文转载于『分子蒸馏装置』原地址http://shnaai.com/post/174.html